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産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産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産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

主展場:中國國際展覽中心(老館) 2018年10月25日-10月28日    主展場免費參觀、現場領票進入 | 詳細時間 | 交通路線

English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産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标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産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标

所在位置:首頁 > 論壇會議 > 論壇峰會動态 > 正文

加速出版科技融合 推動行業轉型升級 ——5G時代出版業發展前景的思考

分享到: 2017年09月19日  來源:文博會官網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副司長   馮宏聲

關于5G,最新提及該技術的相關文件是《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擴大和升級信息消費持續釋放内需潛力的指導意見》,其中提到要“推動信息基礎設施提速升級”,加大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力度,加快第五代移動通信(5G)标準研究、技術試驗和産業推進,力争2020年啟動商用。同樣在這份文件中,也明确提出了對信息内容建設的要求。可以說,這份文件充分體現了加速信息與技術融合的思路。對出版業有着非常重要的指導意義。
 
一、關于5G
1.什麼是5G。
        5G,第五代移動通信系統,是移動通信技術的主要發展方向,是未來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構建下一代信息技術體系的基礎。
        5G網絡有很多特點,最主要的是三個特點:
        (1)高速率enhanced mobile broadband (eMBB)
        (2)大容量Massive 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mMTC)
        (3)低時延Ultra Reliable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s(URLLC)
2.會有哪些應用。
        (1)高速率:目标是最大10Gbps(defined by METIS)。
如此高的速率可以支持什麼應用呢?
        ——高速上傳下載
        ——3D視頻、4K甚至8K視頻流的實時播放
        ——結合雲技術,工作、生活和娛樂全都交給雲
        ——AR,VR與遊戲生活相結合
        ——媒體泛在(Media everywhere)改變媒體傳播方式
        (2)大容量:可容納的數據體量與規模巨大。
        目前,移動互聯網接入設備幾何級增多。受限于終端的功耗以及無線網絡的覆蓋不足,廣域物聯網仍處于初期狀态。針對廣域物聯網的窄帶物聯網技術,将通過一系列技術方法實現終端耗電量的降低,并能夠支持更多的終端接入。以5G支持的物聯網為基礎,可以實現:
        ——智慧城市
        ——智慧家居
        ——智慧電網
        ——智慧農業
        ——智慧物流
        (3)低時延:信号傳遞的時差越來越小。
        5G網絡的成熟,将會使時延降到更低,會為更多對時延要求極緻的應用提供土壤。低時延、高可靠的應用:
        ——遠程醫療手術
        ——遠程駕駛
        ——車聯網自動駕駛
        ——工業控制
 
二、技術的邏輯:關于技術的層級
        5G是下一代信息社會建設的基礎,也是人類邁入信息文明的基石。但是,更需要基于5G技術,構建完整的信息技術體系。
1.曆史:技術分層是規律,技術的能量轉化需要傳導過程。
        人類社會的發展,基礎科學是重要的發展底盤。不管哪一種新技術,它的能量要逐層傳導到最終的應用層,形成規模化生産,融入社會生活,都需要一個轉化過程。
        法拉第1831年發明電動機,50年後,特斯拉在1882年發明交流電發電機,10年後,1892年湯姆休斯頓公司與愛迪生電力照明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電氣公司。之後的幾十年裡,基于電力這個基礎資源,才衍生出電燈、電報、電話、電視機、電動車等等産業。
2.現在:支撐互聯網的相關技術也是分層級的。
        我們被互聯網應用層各種企業吸引着,越來越關注飛起來的風口概念。然而,所謂風口,其深層次都是移動通信技術挖出來的。
        以通信技術、相關協議為支撐的互聯網技術應用體系,又會再分出層次來。5G屬于技術體系中的基礎設施層。IAAS,PAAS,SAAS層,從基礎的接入層,實現多終端的連接;到中間的平台層,實現多終端的交流;然後才是頂端服務層,實現滿足各種需求的服務。

圖1:現行互聯網技術體系示意圖

3.将來:5G之後的技術發展會更加關注信息内容本身。
        目前的互聯網技術體系架構可确保信息實現傳遞;下一步則要針對信息本身的管理發展技術。要确保信息從甲到乙的傳遞過程中,各種符号所蘊含的信息、數據與知識不衰減,确保交流無障礙。
        推動内容技術的目的:一是形成感知與認知的集體共識,二是不斷提高個體思維活動能力,三是建造平台提高群體思維活動能力。最終人類才能實現大規模的交流解放,建成打開更多秘密的巴别塔。

圖2:内容互聯網的技術體系示意圖

在以通訊技術為基礎的互聯網技術體系建設不斷完備後,互聯網将進入“内容互聯網”建設階段。
        内容互聯網建設需要一套完整的技術體系支撐。
        内容供應方的本地部署,将包括:必備的信息内容管理協議、内容編碼技術作為核心;以知識體系建設作為“内容的操作系統”,實現對内容采取各種操作動作的基礎;内容生産線;内容質量控制與檢測技術;碎片化版權資産管理與收益管理的标準、工具及系統。
        而在雲端,将由内容存儲作為基礎;各種内容渠道作為内容接入層;相關内容投送平台作為内容互聯網的平台層;以各種不同形态的産品為紐帶,建設服務層。
        最終滿足對生産、研究、生活的内容需求。
        技術挖的溝,靠内容填入。
4.未來:信息社會生态。
        通訊:告别語音信道,進入純流量時代,移動互聯網成主導。通信通道不再捆綁固定的通信終端,萬物可傳信(交流、指令)。
        存儲:下載概念不存在,網絡就是硬盤,數據實時在線。
        設備:各種設備都可以上網,從智能手機擴展到了一切有數據交換或通訊需求的設備。
        界面:消費的入口。有屏之處皆可交流信息,《三體》中“牆媒”場景将成為現實。
        社交:社交概念升級。生活與生産都需要通過社交。打電話的概念不存在,人名背後有編碼快速連接,手機通訊錄變化為泛在搜索。
        服務:消費升級,移動通信終端、可穿戴設備、數字家庭産品等新型信息産品,以及虛拟現實、增強現實、智能網聯汽車、智能服務機器人、智能教師、智能辦公助手等創新應用,大量湧現。
        信息技術的升級不是孤立的,而是同硬件系統,軟件系統等相互消費,相互促進,一起構成的社會技術生态系統升級。
 
三、信息的邏輯:關于對信息的認識
        人類一直處在廣義的信息社會中,正在邁進信息文明。通信技術和出版業一起,一直推動人類在信息社會建設的維度上不斷進步。
        人類之所以成為一種強大的物種,靠的是個體智能與群體協作所産生的能量,這兩者又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為實現協作,複雜而準确的交流是必不可少的,為與其他個體交流,每個個體都要不斷提升自己的智力水平;開展交流的前提、進行智力活動的基礎,是人類具有思維能力,各種複雜的思維活動産生思維結果,産生信息。
1.在信息的生命周期中,出版參與了信息的表達與表現。
        信息的生命周期有兩個大的階段:一是客觀事物在人腦中初始信息的形成(包括感知信息與認知信息),這是抽象信息階段;二是信息的表達與表現(内容、數據、文獻、知識),這是具象信息階段。之後,信息的應用将推動人類進入智能與智慧的發展階段。

圖3:信息生命周期示意圖

2.出版與具象化信息各環節的對應。
        内容:是思想的表達。内容是思想(即思維活動結果)的表達,是具象的,但不是物理狀态,是虛拟狀态的。信息在虛拟狀态下“穩定、固定”下來,成為内容,為實現信息的穩定傳遞奠定基礎。出版業的産品核心一直是虛拟内容。
        數據:是内容的封裝。借助文字、數字、語音、圖像、視頻等各種符号——即虛拟容器,初始信息被封裝成數據。出版業一直在運用各種符号,封裝各類信息,形成虛拟内容,完成數據生産,進行再組裝、再加工,成為完整産品,送達用戶。
        文獻:是數據的彙聚。文獻是各種形式書報刊、檔案等出版物的總和,是信息廣泛傳播的基礎。文獻将數據規範化、有序地組合并裝入實體載體,是數據的沉澱與聚合,初始信息變成可重複利用、有價值的有序信息。出版業是文獻的主要生産供應者。
        知識:是基于文獻的提煉。知識是高級形态的信息,文獻是知識的出入口。信息在經曆了從抽象到具象,經曆了“封裝—壓縮—聚合—結構化”之後,人類反其道行之,逐層“打開文獻—打開數據—打開虛拟容器”,逆向完成從具象到抽象的過程,挖掘出最有價值的信息,即知識。出版業是知識服務供應者。
3.知識的兩個方向。
        一些知識,具有一定邏輯性,具有可重複利用的價值,将形成标準化的方法與工具。在漫長進化過程中,這些方法類的知識,成為各種技術的核心,用來指揮知識(高級信息)的應用,知識外化成為工具;在工具支持下,思維活動不斷解放,邁向更加複雜的境界。工具本身蘊含知識,為生産生活活動賦予能量,這就是智能。
        智能,是人類思維活動的解放,是可共享、可複制、具有一定邏輯性的思維活動能力。人類可以借助機器解放這部分重複性腦力勞動,這就是綜合多種學科的人工智能。
        另一些知識,支持人類開展更加複雜的、随機性更強、打破原有邏輯的創新性思維活動,産生新的知識。工具化的知識,蘊含了知識的工具,解放了人類,讓人類的大腦騰出思考空間,支持人類開展更加複雜的思維活動,産生更多的知識,這就是智慧。
        智慧,是人類探索未知領域的創新,發現與創造新的信息、沉澱數據、提煉新的知識,實現人類的進步。智慧,支持人類登上新文明階段的台階。
4.出版與智能、智慧。
        一方面,出版業沉澱各種原理型、經驗型知識,支持邏輯性、理性的智能活動,當前火熱的人工智能是跨學科的,其中很重要的語義分析、機器學習等部分,出版業都可以參與支持;另一方面,出版業彙聚方法型知識,支持非邏輯性、感性的創造,支持各種智慧火花的沉澱與交流,為人類的智慧發展提供支撐。
5.出版業要融入互聯網的管理。
        旨在實現“高效的信息交流”的互聯網,技術體系是分層的,其管理,體現為不同層級的編碼管理協議:地址編碼、信息編碼、關聯編碼,類似于人類現實世界的地址管理、人的管理、關系的管理。
        信息編碼的協議:不同種類的信息,不同概念維度的信息,應當如何管理。這其中,出版業要有話語權。
        關聯編碼的協議:關聯編碼應當有多種類型,其中,信息與信息之間、信息與地址之間的關聯關系類編碼,出版業要積極參與,要去挖掘更多可能性,基于ISLI标準,創造新的應用标準。
 
四、政策的邏輯:關于出版業轉型升級的政策推動
        出版與互聯網融合、與科技融合,不是新課題,是曆史規律。在新技術時代,出版與新技術的融合,是完成“推動新聞出版業數字化轉型升級”這一任務的基礎。黨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視這項工作。
1.2013-2014年,啟動。
        2013年8月,在中宣部指導下,總局和财政部相關部門密切配合,以央企先行、全行業鋪開,正式啟動轉型升級。
        2013年9月,财政部文資辦下發《關于做好中央文化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項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編制的通知》,明确支持:内容資源建設、軟件配備、硬件購置。總局數字出版司配發《關于中央文化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項目技術需求的編制說明》。
        ——資源:編碼工具及系統。
        ——生産:加工、管理、協編、發布,四環節工具。
        2014年4月,兩部合發《推動新聞出版業數字化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部署工作任務。
        ——标準:貫徹國家标準,推動項目标準;強化企業标準。
        ——裝備:生産線(數字化加工、資源管理、協同編纂、産品發布);資源(編碼嵌入、編碼管理);版權資産管理。
        ——平台:版權運營,用戶管理,服務項目。
        ——模式:大衆、專業(知識服務)、教育(數字課堂、電子書包與在線教育)。
2.2015-2016年,推動。
        央企:重點推動知識服務,知識分類體系、知識資源數據庫、運營平台建設;兼顧出版發行對接的準備,推動CNONIX标準。
        行業:重點推動數字化、數據化,探索智能化。
        技術研發:國家數字複合出版系統工程,2016年完成1.0階段性開發;數字版權保護技術研發工程,2016年全面完工;ISLI國際标準研制項目;CNONIX标準研制項目。

圖4 複合出版系統工程總體架構

技術成果:形成了對資源編碼管理、對出版發行數據共享、生産數字化(流程再造、業務再造,而非簡單的産品數字化)、數字化與網絡化運營的初步支撐,研發出支持知識服務的部分技術成果。
         成果歸納:廣泛征集意見基礎上,發布《新聞出版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軟件系統需求框架(2016版)》,通過申報評審确定《新聞出版業數字化轉型升級軟件技術服務商推薦名錄(2016)》,公布首批《新聞出版業科技與标準重點實驗室目錄》。
         技術應用:包括複合出版工程成果應用試點工作,ISLI/MPR标準應用試點示範、CNONIX标準試點示範、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工作。在2016年逐步彙總成果、整合成為大數據應用工程。
3.2016-2017年,縱深推進。
         2017年總局與财政部合發《關于深化新聞出版業數字化轉型升級工作的通知》,提出五項任務。
         ——優化裝備計劃:劃分為必備、優選、可選裝備;
         ——數據共享計劃:信息中心建樞紐,出版發行單位共建體系;
         ——知識服務計劃:研究院建樞紐,内容企業、技術企業共建;
         ——出版創新計劃:依托實驗室,開展技術創新與應用;
         ——千人培養計劃:加速人才培養。
4.回顧與歸納。
         總任務:在信息技術應用層,做好信息内容“生産、管理、運營”,與通信技術更加契合,以“内容+”助推完整的“互聯網+”。
總目标:轉型升級與融合發展,改造行業内部與融入外部行業。
         轉型:從内容産品生産轉型為信息内容服務,高端形态為知識服務;行業産業鍊優化,企業組織機構結構改造、業務構成流程再造;提供高附加值産品與服務;創新營利點與改造運行機制。根本是思想理念創新。
         轉型,是産品轉型,目标是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
         升級:延伸産業鍊與價值鍊;新産業鍊上從低級别節點升級為高級别節點(行業/企業);行業技術裝備升級;行業資本市場不斷成熟;經營模式多元化、外向型;建設并完善行業新生态系統,實現多維度、多層次的信息内容服務。根本是總體布局拓寬。
         升級,是主體升級,目标是供應商、運營商、服務商。
 
五、更多相關政策
1.直接政策。
         習近平、劉雲山等中央領導講話,奇葆同志在全國出版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都要求加速與科技融合,推動傳統新興媒體融合發展。
         《十三五文化改革規劃發展綱要》,《新聞出版廣播影視十三五發展規劃》要求加速出版科技融合,對推動新聞出版業數字化、數據化、智能化做出部署。
2.相關政策。
         包括國民經濟十三五規劃,以及針對“互聯網+”、雲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應用的相關政策。
         特别是近期下發的兩個文件。
         (1)《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國務院,7.20印發。
         ——基礎理論,包括:大數據智能;跨媒體感知計算;混合增強智能;群體智能;自主協同控制與優化決策;高級機器學習;類腦智能計算;量子智能計算。
         ——關鍵共性技術,包括:知識計算引擎與知識服務技術;跨媒體分析推理技術;群體智能;混合增強智能新架構和新技術;自主無人系統的智能技術;虛拟現實智能建模技術;智能計算芯片與系統;自然語言處理(NLP)技術。
         ——智能化基礎設施,包括:網絡基礎設施;大數據基礎設施;高效能計算基礎設施。
         ——基礎支撐平台,包括:人工智能開源軟硬件基礎平台;群體智能服務平台;混合增強智能支撐平台;自主無人系統支撐平台;人工智能基礎數據與安全監測平台。
         (2)《關于進一步擴大和升級信息消費持續釋放内需潛力的指導意見》國務院,8.24印發。
         總體目标:到2020年,信息消費6萬億元,信息服務能力增強,拉動相關領域産出達15萬億元。完善高速、移動、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基于網絡平台的新型消費快速成長。
         重點領域:生活類信息消費;公共服務類信息消費;行業類信息消費;新型信息産品消費(智能化、高端化、融合化)。
         提高信息消費供給側的供給水平:提出,推廣數字家庭産品、拓展電子産品應用、提升信息技術服務能力、豐富數字創意内容和服務、壯大在線教育和健康醫療、擴大電子商務服務領域。
         其中,關于豐富數字創意内容和服務,提出由文化部、中央網信辦、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負責,實施數字内容創新發展工程。
         具體任務包括:
         ——實施數字内容創新發展工程,加快文化資源的數字化轉換及開發利用。
         ——構建新型、優質的數字文化服務體系,推動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深度融合、創新發展。
         ——支持原創網絡作品創作,加強知識産權保護,推動優秀作品網絡傳播。
         ——扶持一批重點文藝網站,拓展數字影音、動漫遊戲、網絡文學等數字文化内容,豐富高清、互動等視頻節目,培育形成一批擁有較強實力的數字創新企業。
         ——發展交互式網絡電視(IPTV)、手機電視、有線電視網寬帶服務等融合性業務。
         ——支持用市場化方式發展知識分享平台,打造集智創新、靈活就業的服務新業态。
 
六、5G時代的展望:加速出版與科技融合
1.基本認識:内容與技術相互依存。
         ——内容,讓信息技術具有價值。
         ——知識,讓信息内容具有能量。
         ——文化,讓知識更具有人文性。
         ——思想,讓文化更具有生命力。
         所以,内容離不開技術,否則寸步難行,走不遠;但是,技術也離不開内容,否則無從找到方向。
2技術應用:轉型升級進程中如何與技術相處。
         一是,技術的應用要“有節制”。符合需求的才是最好的,适合的才是最好的。畫油畫就要用油畫筆,别買鋼筆;畫國畫用毛筆别用圓珠筆;但是鉛筆是打底稿用的,基本上屬于必備裝備。
         出版社也要有類似的考慮。技術裝備的配置,要放眼長遠、兼顧當下,分出必備、優選與可選。
         要先想明白内容産品的表現與呈現、内容服務場景是怎樣的,再選工具,先胸中有成竹,再選筆墨紙硯。
         有節制,一方面是要量力而行的意思,另一方面是要減少技術應用的過重,做到對用戶的“不幹擾”,不能讓用戶有壓力。
         二是,技術的應用要“有改造”。要大膽試用和改造工具,鋼筆筆尖打個彎,就可以有不同粗細,會産生特殊效果;鋼筆的筆尖換成軟的材料,就跟毛筆一樣用,這是根據實踐使用改造工具。
         出版社要學會把不趁手的工具改造成趁手工具,用我們對表現與呈現結果的想象力引導工具改造。
         有改造,最基本的要求是,出版社必須有人親自上手,不能把其他出版社的現成的技術工具與系統拿過來直接用,不能将業務工作交給技術企業去做,一定要編輯親自試用。
         三是,技術的應用要“有創意”。這跟技術供應方沒關系,用油畫筆,但是用中國畫技法;用毛筆,但是用西方的立體畫技法,會産生新的作品形态,這就是創意。
         出版社要把新技術先弄懂弄會弄熟,再去考慮可以怎麼玩兒這些新工具。看到互聯網企業的新模式,别光眼饞,也别盲動,要以他山石、琢我手中玉。
         有創意,先要充分吃透技術,更重要的是找回對文化傳承、對知識傳播的初心,回到對内容的充分理解與認知上,将内容碎片化、素材化、資源化,實現結構化、知識化,成為源源不斷的水流,用技術做出各種容器,用技術挖出各種河道,用技術炒出各種菜式。
3.對5G時代出版業的展望。
         圍繞前面概括的5G的特點:
         (1)高速率:
         ——高速上傳下載;3D視頻,高質量視頻流的實時播放;無硬盤時代;AR,VR與遊戲生活相結合;媒體無所不在。
         新聞出版與廣播影視的結合會更加緊密。信息産業将可以被劃分成:信息技術産業與信息内容産業。
         相應的變化是:
         一是内容的呈現方式更多樣,内容産品形态更真實,更形象化。
         資訊,将更加身臨其境,調取新聞周邊知識更加便捷,場景跨時空的圖像疊加等,會更加常見,消費者的第一視角、主人公角色代入感,會不斷增強;故事,更加傾向為娛樂化,更能滿足人們的感官享受,抽象文字的閱讀想象空間會壓縮,用戶自定義的故事場景會不斷豐富,故事的要素,從素材庫中調取更加便捷,同一個《紅樓夢》會以不同風格的畫面呈現,AR與VR體驗更加多元化,定制化;知識服務更加精準,學習可以更加具象化、形象化,可以随時進入宇宙的視角,進入原子的視角,觀看量子糾纏的動畫,看到遠古的恐龍,進入人體的血液觀看紅細胞白細胞如何工作。
         這些,一是需要更多的基礎性素材,并且需要更為準确的、符合知識的素材,按照知識體系,多維度、分層次标引後,形成标準與規範,再去實現數字化、關聯管理。二是需要與運營系統緊密結合,付費與調取的銜接更順暢,對用戶數據的彙聚要更加多樣化,加強與供方标簽的映射關聯管理。三是對安全性的要求更高。
         二是内容的泛在化。
         進入新概念的“平面媒體”時代——隻要有塊平整的、可以顯示圖像的地方,就能夠嵌入一個顯示器(硬件或虛拟的)。地鐵車廂的窗戶、飛機上半部空間(三維投影)、家裡冰箱的門、辦公室以及家裡的牆。内容泛在化,對内容需求更旺盛。技術的溝,内容填。
         這些,一是需要出版業對新的呈現技術迅速掌握,然後從内容出發,做好質量控制,不斷更新呈現格式、數據封裝與傳輸格式、交換數據項的标準,更有内容本身思想性、知識性的質量控制規範。二是需要出版業學會再設計、再編輯,很難做到一次制作多次發布,需要結合不同的消費場景,提供多元化的設計與編輯。三是需要跨渠道消費數據的整合彙總,内容供應方要掌握大數據工具,提高管理能力。
         (2)大容量
         ——智慧城市;智慧家居;智慧電網;智能農業;智慧交通;物流實時追蹤,具體到位置……。
         出版業一方面要實現智慧出版(包括印刷發行以及未來的各種傳輸可能)的不斷疊代。另一方面要深度參與智慧未來的建設。
         所有以智慧為定語的建設,都需要指令的傳遞,背後是各個領域的知識邏輯,實際上,所謂的智慧,更多是智能,是以經過驗證的知識,去賦予各種設備以能量,使其能夠自動完成邏輯性、規則化的運動,以規律性智力工具,解放人類的重複性智力活動,
         這些,對更加精準的知識資源/素材的需求會越來越大,對内容的需求規模也會越來越大,對内容關聯管理的需求更大。
         (3)低時延
         ——遠程醫療手術;遠程駕駛;車聯網自動駕駛;工業控制。
         5G的支持下,基于設備之間相互對話,會更加便捷與頻繁,對于機器學習會更加有利。
         一是人工智能的應用場景将更加廣泛。
         在AI發展的進程中,對自然語言的理解,是機器成長過程中必不可少的功課;對知識的挖掘與理解,對知識的組織,對知識的規則化應用。AI的發展,有利于推動出版業對知識傳播的高效化。
         AI的很多形态在邏輯上是在模仿出版。出版的成果物是類“人工智能”的。比如機器智能翻譯,是詞典的變形,用紙張這種“元器件”構成的字典,相當于“設備”,這個設備的邏輯是,在前面的字母表裡按照一個固定的、規則化的字母順序,找到你要查的單詞的首字母,再逐層按照固定的、規則化的字母順序,實際上逐步完成一個單詞的拼寫,随後,字典這個“設備”會計算一下,然後告訴你,通過字典這個“系統性設備集成”裡的“傳感器”,将前面的查詢頁的單詞、對應到後面具體多少頁碼,去找到關于這個單詞含義的完整解釋。
         如果我們從“AI與人是合作關系”出發,可以有這樣的認識:
         AI負責智能,人類負責智慧;
         AI負責邏輯,人類負責創新;
         AI負責守正,人類負責出奇。
         二是,知識服務将更加多元化。
         出版業掌握人工智能工具後,将提供更加多元化的知識服務:
         ——文獻産品(獨立的、整體的内容産品,含有知識的書報刊、電子出版物、電子書、數字圖書館等);
         ——知識産品(用戶需求劃分,如生活類、入門普及型、教育類、培訓類、專業學術研究類、專業生産類;呈現劃分,如文字、圖片、圖像、音頻、視頻、混排等);
         ——知識資源(知識元數據庫、基礎知識分類體系、知識圖譜、主題詞表、本體庫等);
         ——知識工具(方法類知識管理工具,如知識學習與研究模型、知識組織模型、知識地圖等);
         ——知識服務(教育、培訓、知識檢索、查詢、咨詢服務與解決方案供應服務等)。
         以知識服務為基礎,形成更加多樣性的外部行業的産品與服務,知識服務所依托的基礎,技術上,基于5G低延時特性的、時時響應的性能;内容上,基于完整知識體系的、具備知識關聯特性的性能,将産生一種基于知識、針對知識的“操作系統”。
 
         出版業要抓住政策機遇,抓住5G等底層信息技術又一次飛躍的機會,加速與科技融合,真正推動信息社會建設,在新的信息社會發展階段,以優質的信息内容,保障互聯網的全面安全,保障新技術時代的知識安全、國家文化安全。